澳门太阳城官网-我司逐绿 | 媒体聚焦 | 新闻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媒体聚焦>正文

我司逐绿

 

    改革开放40年来,江西的千亿元级企业,只有江铜。

    在萍乡,一家刚熬过艰难初创期的企业,就立下壮志——3年超100亿元,8年超1000亿元,成为全球行业的领跑者!

    底气从哪里来?

    从爆发式增长的势头中来——近3年,这家公司业绩从百万元、千万元跃升至亿元,成为国内环保业的“黑马”;

    从近乎偏执的创新中来——凭着把冷板凳坐热的“慢功夫”,这家企业掌握了环境修复治理新技术,并且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成为全球领先技术开拓者;

    从洞悉未来的胸怀中来——在国内万亿元级环保产业中,还没有出现真正的“独角兽”。风云万里,舍我其谁?

    这家企业,就是由留美科学家、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奉向东创立的我司科技材料有限公司。把绿色融入企业名字的我司,徜徉在环保产业“蓝海”中,追逐自己的“绿色梦想”。

    快与慢:“创新等不起也急不得,练好‘慢功夫’才能快增长。”

    6月11日,省委书记、省长刘奇在萍乡考察时,邂逅了老朋友——我司科技材料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奉向东博士。在详细了解企业经营情况后,两人定下了一个“千亿之约”——为我司早日进入千亿元重量级企业的目标共同努力。

    如果是在3年前,奉向东自己都觉得这个目标虚无缥缈。而如今已有十足的底气——

    2015年192万元、2016年6000万元、2017年4.5亿元……短短3年时间,我司实现了业绩“三级跳”,成为国内环保行业发展速度最快的企业之一。

    每个到访的客人,都对我司的裂变式发展发出由衷赞叹。我司裂变式增长的密码在哪里?奉向东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因为我司练就了一身独到的‘慢功夫’。”

    “慢功夫”是如何炼成的?是靠在实验室里坐“冷板凳”中炼成的。

    2012年,“年纪越大,报效祖国的愿望就越强烈”的奉向东,放弃了美国世界500强跨国公司高管的职位,带着其在美国研发的环境修复重大创新成果——纳米多孔复合材料技术,来到萍乡市安源区,创办了我司科技材料有限公司。

    许多人期待着这位留美博士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时,奉向东却一头扎进了实验室。一年、两年、三年……我司投入了上千万元资金进行技术本土化研发,却没有产生一分钱的效益。

    “心里非常着急,但不可能像别的行业一样,可以拿出一个‘短平快’的成果。”从事了30多年科研工作的奉向东非常清楚,创新不仅需要激情,更需要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创新等不起也急不得,练好‘慢功夫’才能快增长。”

    3年未见产出,有些人逐渐对他失去了信心,各种冷言冷语也多了起来:“这个海归博士是不是骗子,回来骗资金、骗项目的?”

    “我们非常幸运,扎根在一块最适宜创新创业的土壤上。”奉向东感慨地说,这些年如果没有江西各级政府不遗余力的支持,我司可能早就倒在半路上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现场协调解决我司遇到的发展难题,萍乡当地各级政府敢于担当,给了我司的新技术第一份订单,为市场推广奠定了基础。

    “政府这么支持我司,我们没有理由不好好干!”2015年,我司终于把冷板凳坐热了,拿出了让业界震惊的核心技术。

    在奉向东办公室,摆放着一排排小玻璃瓶。这就是他历时多年研发出的“秘密武器”——森美思技术,“只要将它像肥料一样投入受污染的土壤,就能靶向吸附土壤中的镉、铅、汞、砷等重金属。”

    通过在江西、湖南、广东等5省试验示范和推广应用,结果显示,这项技术可使稻谷中镉含量降低90%以上,而且能提高粮食产量。去年4月,我司“靶向重金属吸附土壤调理剂”,被农业部评价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3年初创期,被奉向东理解为蛰伏期,为我司如今的爆发积蓄更强大力量。

    “今年一季度,我们有核心技术支撑的土壤和农田修复项目业务量比去年全年增长了5倍。”公司总经理奉启云说,今年我司的销售收入将突破10亿元。我司给自己确定了一个“不算远大”的目标:到2021年,销售额达到100亿元,成为全国一流的环保技术公司;到2026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元,成为世界一流的环保企业。

    进与退:“我司不能什么钱都赚,要赚有技术含量、能体现价值的钱。”

    “我司不能什么钱都赚,要赚有技术含量、能体现价值的钱。”在6月初召开的公司高管会上,奉向东“开炮了”——瞄准的是许多同行一直在努力的“多元化”。

    在奉向东看来,我司的发展存在错位,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不务正业”上面,“卖技术、卖材料、卖设备、承包工程……只要能赚钱的活全都干。”

    我司的“正业”是什么?就是立足于自主创新的技术和材料。他给高管下达命令:“以后不能带动技术输出和产品销售的项目,能不接就尽量不接。做工程虽然赚钱快,但不是我们的强项。”

    沐浴着生态文明的春风,环保产业风生水起,目前全国环保企业超过4万家,但近90%属于中小微企业。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直言:“目前我国环保产业依然缺乏核心技术、缺乏创新能力,很多是一捅就破的、复制型的技术。”

    “很难想象,一个万亿元级的朝阳产业,竟然没有出现一家‘独角兽’企业。”奉向东说,大多数企业在忙着接工程、抢市场,真正沉下心做研发并不多,导致自主创新能力严重不足。

    “以前做‘加法’,是为了生存;现在做‘减法’,是为了未来。”奉向东说。我司今年已经婉拒了多个工程类合作项目,总金额达千万元,原因是项目对我司产品和技术输出的带动力不强。

    不久前,一家外地环保企业找到了奉向东,提出了诱人的合作条件:“以我司的名义参与环境治理项目投标,就可以得到1000万元的辛苦费。”奉向东一听就回绝了:“环保行业是良心行业,我司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让奉向东窃喜的是,“有人‘借牌子’,说明我们在行业内已经具备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技术、产品得到了充分认同。这更加坚定了我们回归创新的信心。”

    “对于一家创新型企业来说,有时候利润是毒药,会让人迷失方向,逐渐失去创新的激情和动力。我司还是要努力在创新上有新突破。”奉向东已经勾勒出了未来“进”的方向:

    他四处招兵买马。不招市场营销精英,对科研领域的高手求贤若渴。“我们可能是行业内研发人才比例最高的企业之一,在200人的员工队伍中,科研人员就有60多人。”奉向东说,这几年,我司结合国内生态环境状况,陆续开发出了15个系列60多种产品,其中3项技术被相关部委邀请的院士专家组鉴定为国际领先水平,3项入选国家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

    我司的研发体系布局也逐步完善。除了位于萍乡的研发基地外,还在安徽芜湖、江苏南京建立研究院。研究领域从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向水质、污泥、大气等领域不断延伸。

    专注的我司,赢得了市场的认可,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目前我司已经完成了天使轮和A轮融资,随着公司掌握的核心技术和产品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资本向我司伸出了橄榄枝,目前我司的估值已经超过10亿元。

    梦与路:“环保产业的春天已经到来,尽管我们迟到了,但不能缺席。”

    我司要成为一家什么样的企业?使命,以最大的字体写在了办公大楼的墙上——“让我们的天更蓝,水更清,土更沃!”

    科学家出身的奉向东,有一个最简单的创业初心:“就是希望自己的科研成果可以让人们生活得更好。”而企业的“千亿梦”,只是实现这一使命的平台。

    色彩缤纷的六月,新华河长流逶迤见清波。一年前,这条赣江支流臭气冲天,由于周边企业废水、居民污水直排,河道水质长期为劣V类水。我司依托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采用综合治理方案,让这条“龙须沟”变成了清水河,水质常年保持在Ⅲ类水标准。

    6月5日,第47个世界环境日。奉向东在北京大学讲了一堂环保公开课:“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经济社会取得了巨大发展,但生态环境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水、土、大气等方面的污染治理已经刻不容缓,我司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奉向东说:“我司要成为一家凭技术逐鹿全球环保市场的企业。”

    6月7日上午,他赶往长沙参加湖南省征集轻中度镉砷复合污染农田钝化产品筛选答辩会。这个项目并不能为我司带来一分一毫经济效益,反而要搭进去不少成本,提供试验费、免费产品。不过,他很珍惜这个机会,“这是世界银行支持的污染农田修复项目,如果胜出,对我司以后打入国际市场会有很大帮助。”

    奉向东说:“我司要成为一家对江西产业发展有推动力的企业。”

    6月8日,江西省勘查设计研究院组织70余名业务骨干,来我司参观考察。奉向东亲自戴着话筒为大家讲解,复杂的技术指标,被尽可能地简单化、通俗化,“让他们深入了解,以后才能推广我们的技术。”

    当天,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黑臭水体及污泥综合治理、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环保产品推广等领域达成合作意向。江西省勘查设计研究院院长曾马荪说,公司在施工、市场信息等方面有优势,如今依托我司的技术和产品支撑,必然能在环保产业中“分一杯羹”。

    越来越多的江西企业开始进军环保产业,这是我司乐见其成的事情。

    链 接

    【点上】

    我司科技材料有限公司由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奉向东2012年在萍乡创立。依托前沿的靶向键合功能陶瓷纳米材料(森美思)专利技术,目前已开发出了15个系列60多种产品,以及重金属深度处理一体化、乡镇污水处理一体化等高端装备,可有效应用于土壤修复、水处理、大气治理等领域环境治理。

    以核心技术为支撑,最近3年,公司实现裂变式发展,2015年至2017年,销售收入分别实现了百万元级、千万元级、亿元级的“三级跳”。目前已有3项技术被相关部委邀请的院士专家组鉴定为国际领先水平,3项入选国家重大环保技术装备目录,跻身中国最具核心技术的环保公司之列。

    【面上】

    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深入推进,我国环保产业近年保持了高速发展的态势,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产业结构深刻调整,产业技术水平不断提升。2017年,全国环保产业营业收入达到1.35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7.4%。

    当前,我国环保产业进入了“蓝海”和“红海”并存的时代。企业规模、品牌影响力、核心技术等均处于起步阶段,近七成的环保企业为小微型企业,与国际顶级企业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从环保企业分布来看,2016年,北京、四川、浙江、湖南、广东、江苏和山西7省(市)营业收入超过500亿元,在全国占比接近70%。我省节能环保产业仍处于加快发展期,存在总体规模偏小、产业结构不合理、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等问题,2016年,我省列入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统计范围的企业数量排名居全国第17位。

    你 说

    我司科技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奉向东——

    扎根江西 做全球环保产业领军者

    我司是一家处在起步期,又有着巨大发展潜力的创新型企业。在江西这块最适宜创新创业的土地上茁壮成长,最近3年,销售收入实现百万元——千万元——亿元的“三级跳”,正在努力向世界一流环保企业的目标努力。

    当前我国正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为朝阳产业的环保产业已经进入高速发展周期。依托国际领先、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我司已经成为最具核心竞争力的环保企业,必将在万亿元级的环保产业“蓝海”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但任何企业的发展都有一个蓄势的过程,我司的发展还需要各级党委、政府在融资、项目等方面继续给予支持,“扶上马,送一程”,让我司加快成长。我司的未来将继续坚持创新引领,聚焦环保主业,力争早日成长为年销售收入过千亿元环保企业,扎根江西,引领和带动江西环保产业集群发展,回报红土地。

    我 说

    本报记者郑荣林——

    创新引领发展需要定力

    这些天的采访,给记者留下一个最深刻的关键词——定力。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创新引领。但创新之路注定艰辛且漫长,不仅需要激情,更需要定力。我司在初创期间,勒紧腰带搞研发,背着包袱甚至在社会误解中艰难前行。就是依靠坐冷板凳的定力,最终“三年磨一剑”,研发出了国际领先的产品,为如今的裂变式发展奠定了基础。

    同样,地方政府抓创新引领也需要保持定力。我省各级政府,在奉向东科研成果迟迟未能产业化的情况下,用“风物长宜放眼量”的战略定力看待短期得失,依然在资金、项目等方面给予全力支持,保护了科研人员及企业的创新热情,最终孵化出一家优秀的企业。

    人才是高质量竞争的核心。当前各地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江西要留住人才、引进人才,就要营造出“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创新创业文化,最大限度激发人才创新创业活力。

    他 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魏复盛——

    开辟土壤重金属污染 安全友好修复途径

    土地是万物之本。由于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历史较短,土壤污染没有发达国家积累严重,全国土壤大部分的环境质量较好,90%以上农地适合耕种。但不可忽视的是,我国土壤局地局部污染严重,中度和重度污染土壤约占2.6%,轻微污染约占11%,耕地中度和重度污染占2.9%,而且污染速度在加快。

    环境是统一的整体,各种要素互相影响,大气、水质、污泥、化肥、农药等污染物,最终都会渗到土壤里。土壤一旦受到污染,则会因其污染来源复杂、隐蔽性与累积性强等特点,导致修复治理难度大、周期长、投入多。

    从事土壤污染防治科研工作,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失败、受得住非议,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由表及里的探索规律和本质,才能取得突破。奉向东博士放弃美国跨国公司高管的优厚待遇,将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陶瓷纳米技术带回国内创业,为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提供了一条安全友好的途径,值得敬佩。这项技术在江西、湖南、安徽、广东等地稻田镉污染修复规模化应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未来有望在国内土壤修复治理领域及其他重金属污染治理和防控制领域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发布时间:2018-6-15